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如何看待商标代理合同中检索义务

作者:魏晓东  发布时间:2018-02-05 10:25:59


【案情】

原告:某公司

被告:某知识产权代理公司

原告与被告签订商标代理合同,约定由被告为原告向申请商标注册,被告使用“白兔”软件查询了“名媛”作为商标的使用情况,但国家商标局驳回了原告“名媛”商标的注册申请,理由是该商标已经存在。原告要求返还代理费。

被告为证明其履行了代理申请前查询检索义务,提供了一份网络查询检索结果单,该页面显示检索的商标名称为“名媛”,正中的对话框中显示为“白兔软件,信息:没有符合条件商标”,该页面最上部有一声明为“从2014.8.20之后申请的商标信息为本系统咨询盲区”。另查明,上述商标局驳回申请通知中提到被近似商标现均可从“中国商标网”查询到上述信息。

【审判】

沈河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中仅2014年11月7日的《商标代理委托合同》主体为原、被告,该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应依合同约定全面履行各自义务,并受合同约定的内容约束。该合同并未约定谁负有申请注册前的检索义务,但该合同条款第9条约定了被告查询免责期,结合该合同订立情况及合同目的,被告作为专门从事商标代理的经营者应当具备实现合同目的的专业能力,应承担此方面的主要义务,如被告违反该义务应承担相应责任。被告虽提供了其履行代理申请前利用一名为“白兔”软件的检索结果,但被告并未证明使用该软件就意味属于从事该事务相关专业人员所能尽的最大勤勉义务,况且阻却原告商标注册申请的其他相似商标注册均在诉争合同第9条约定的免责期之前,则应视为被告未尽查询检索义务,按照诉争合同第9条的约定应当返还原告代理费。由于该合同正面对“3600元”约定为“注册费用”,而背面该第9条约定的为返还“代理费用”,故两者并非同一费用。“代理费用”按通常的理解应是代理人报酬和代理人支出,不能包括代理行为本身的给付,所以商标局收取的原告申请注册费不应属于“代理费用”,被告应当返还原告代理费用为2000元。虽然原告不承担检索查询的主要义务,但依据诚实信用原则,原告也具有对本人事务的注意义务,原告也应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履行相应的检索义务,原告并未举证证明其尽了相关义务,也应承担相应责任,故对原告要求被告承担商标局收取的1600元损失,不予支持。

宣判后,原被告均未提出上诉,判决已生效。

【评析】

《商标代理合同中》未约定谁负担检索义务的情况下,应当按照合同目的、风险规避和诚实信用原则,确定代理人承担此方面的主要义务.合同义务包括主义务、从义务和附随义务,根据这个检索义务的特征判断,既不符合主义务条件也不符合从义务要件,应当是附随义务。此义务履行的衡量标准法院必然也要依合同解释原则进行合同漏洞填补,在法律没有规定的情况下,适用习惯、惯例是首选,通常的商标代理检索都是登录国家商标局官网,本案被告却使用其他检索软件,所以被告只有举证证明是“从事该事务相关专业人员所能尽的最大勤勉义务”,才能视为履行。另外本案关于“代理费用”的解释,也是严格遵循代理的概念,解释为因实施代理行为产生的费用而非代理本身的给付内容。

被告虽提供了其履行代理申请前利用一名为“白兔”软件的检索结果,但被告并未证明使用该软件就意味属于从事该事务相关专业人员所能尽的最大勤勉义务,况且阻却原告商标注册申请的其他相似商标注册均在诉争合同第9条约定的免责期之前,则应视为被告未尽查询检索义务。虽然原告不承担检索查询的主要义务,但依据诚实信用原则,原告也具有对本人事务的注意义务,原告也应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履行相应的检索义务,原告并未举证证明其尽了相关义务,也应承担相应责任。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